道路上的事故,毁坏城市家具,包装纸箱,组装家具,改装车,这些即是材料又是想法营养着年轻的造型
艺术家的工作。艺术家“维修者”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愈合福米卡家具,像是在组装拼图游戏。城市的烙
印对于他并不陌生。他谈及我们身边平凡的事物,为了更好的提及人们的生活状况。

由皮埃尔·埃瓦里斯特·杜埃尔采访

 

 

 

 

 

皮埃尔·杜埃尔你的生活背景是什么?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我从小在比利牛斯山的东部山区长大。我们生活自给自足!我的第一个社会化的行为
是在溪间堆小木屋和砌水坝。但乡村的生活很快揭示其弊端。我在佩皮尼昂上中学,之后考入里昂美术学
院。大五的时候,我在巴黎美术学院深造。我加入了域间研究工作室,恰逢其向学建筑的学生开放。在此
期间我结识了让·吕克·维乐姆斯、克劳德·莱韦克、弗朗索瓦·罗斯。现在,我在南特建筑学院教实用
艺术。我喜欢在我艺术创造的过程中自由的想象,这一点对我非常重要。它是对我研究的补充。是一种传
播知识的方式,用我的艺术经验的果实,为未来的建筑师的发展与成长贡献一份力量。

 

 

和我谈一谈你在帕特里夏·多尔夫曼画廊展出的«几秒钟的玫瑰» 那次展览。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做一次展览,我并不感兴趣。重点在其他方面。应该这样去展示作品,什么构成真
正的问题,什么在困扰着你,什么给与了惊奇。«地狱天使» 系列展示把压得粉碎的鸽子制成标本,再用玻
璃镶嵌在画框中。这次的工作是和莱昂内尔·萨巴蒂合作完成的。我们共享一间工作室。到目前为止,我
们的讨论没能达成共识“合作工作”。他是一个画家,我是一个雕塑家。根据各自的能力来划分角色。他来
负责色彩我来负责体积和空间。

 

 

用死鸽子制作作品的想法来源是什么?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用鸽子是受到了伊夫·萨布汗先生邀请的结果。他是(造型艺术代表团)的侦探。他所
具有工匠、技师、艺术家的气息。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媒介人。当代艺术创作首要是开放的思维,其次是
技法,发现新的材料。例如,他与莱昂内尔·艾斯黛沃重新审视蕾丝花边。我完全同意这种建议。对我来
说用蕾丝花边作装饰物非常得体装饰物的位子正确,超越任何装饰效果。该建议是用巴西的羽毛。我对眼
睛审视华丽的服饰似乎很感兴趣。在当今社会,其神圣的层面被完全抹杀。奢侈品行业已经完全隐匿了他
的神职和萨满的价值。我很想进入这两个被遗忘了的世界。

 

  

用鸽子是与其相遇结果吗?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鸽子是复合作品的自愿者。首先我们尝试制作假鸽子,但是这种做法不成功。但是去
马路拾捡被碾轧的鸽子倒是个不错的启发。无论是形体上还是暗藏的隐喻,尸体都可以用来处理表现事故
的主题。这些死去的鸽子躺在焦油马路上提出人生的荒谬的问题。相反,产生这些小麻雀被城市老鼠所杀
害的突发事故是我们难以预测。总体来说由于竞争的环境形成扁平的鸽子所组成的接下来的事故。

 

 

你喜欢尝试新事物。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在他的实验室里我是一位博学者。我喜欢收集数据,信息,工具和材料。改变我所非
常喜欢的环境。艺术的目的是为了探寻其他世界。我不断地寻找。其出发点是抽象的,但是几次会面后,
项目的形式和结果要具体实现出来。同时,合作伙伴彼此的互补是种奇遇。我总是与私营公司建立合作关
系。这使得专业技术相结合,并降低项目成本。但是,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或找一个赞助商是要有说服力的。

 

 

你喜欢对你的工作再提问题。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重新制定他的工作,强迫自己思考不同的想法是非常重要的。对一个艺术家来说更是
如此。一个简单的提问可以改变一切。我们的生活或我们的想象力被完全动摇。自我批评是必要的。怀疑
会削弱他的研究。这方面是非常引人注意的。它制定工作范围。鸽子系列产生恐怖与善良的视觉振荡,这
两点都极为重要。

 

 

在你的雕塑作品里你用了什么类型的材料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作为一个雕塑家的工作我选择一些基础物件,包装,普通或废弃的家具。我喜欢使用
普通廉价的材料,它们含有大量的客观性和脆弱性。用刨花板工作即痛苦又不适应。每次我都需要解决一
个真正的头痛问题。使用一些没有价值的材料也是一种乐趣。他们衡量一个观念的影响和力量。他们质疑
现有的标准。这些都是借口。

 

 

这些东西的背后有实践,手势,人。相比于外表我更重视内涵。我想探索形式后面的世界。包装陪伴着我
们每一天的生活。我不用那些我不产生质疑的材料。他们所导致行为准则和使用方法。改装车自身存在冒
险,制定调整对象参与疑问中。自认为刨花板家具看起来像假的仿制品。我用聚苯乙烯模仿大理石的感觉。
被毁坏福米卡家具在进行个性化的治疗。媚俗我不感兴趣,高尚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所依托的是可以谈
论我们及我们的社会的事物。设计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巨大的影响。用建筑的影子去释义福柯,可触及我们
当中的每一个人。

 

 

用一些包装去实现雕塑作品困难吗?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该对象充当我的手段和各种借口从探索中来。其目的是汇集不同的元素和重新组装。
我的很多工作在恢复包装,这是在特定环境中的一种奖励。尝试冒险总要付出代价。艺术应该是一个导致
所有可能的遭遇的借口。聚苯乙烯包装就给雕塑带来问题。它保护家电产品,把它们密封起来。它的形状
不能事先预知,归结它的功能在于保护和环绕对象。它的目的不在于口述关注审美,而在于遵循艺术的轨
迹。它的作用是填补空缺,嵌入缝隙使其成为一体。从建筑学上讲,这没有任何意义。相反我把这些因素
放在特定的环境中如一个教堂里,就有了质疑的地方。我觉察到它是不同的。这种毁坏变得积极,这种混
合变得神圣。它的功能及用途都发生了转变。

 

 

对于你来说能量也许是一个矩阵,我认为则是涡轮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此装置继承了波普艺术与建筑。这是发生在空间的一场事故。事故后一些事物悬停下
来。Turbo 一词是turbofolk 的缩写,它是东欧的一种混合现代和民俗的音乐风格。自从我来到巴尔干半地
区,我就对这种节奏非常敏感。节奏中夹杂着权力、暴力、与同情。在一辆汽车中,涡轮是一个机械部件。
它是一种系统,回收一部分发动机的排气气体的能量后压缩空气供给到发动机,从而提高其性能。它可以
产生突然的剧烈加速。涡轮增压是一种额外的不可见的元素。因此产生所有的差异!它是一种内在的力量。
引爆并通过回收再利用气体提贡了一种新的能量。

 

 

暴力经常出现在你的作品中,我是说挡风玻璃系列。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用艺术方式暗示了一次碰撞一场事故。地面上,只留下暴力和荒谬。挡风玻璃是被一
个白色的塑料桶刺穿。我尝试了很多次,为了更好的表现刺穿效果。我的第一次尝试没成功。对于成功刺
穿的工作,你必须得快。推动力必须迅速不能做作的。但地面上破碎的挡风玻璃也形成了另一幅风景画面。
但比起结果我更喜欢这种方式。该材料是唯一的证人,手在组装的过程中也在进行着破坏。这种惊奇而矛
盾的处理方式,更好的诠释物极必反的生活道理。

 

 

福米卡家具带有毁坏的一方面吗?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2004 年,随着产品编号,我彻底摧毁了我新买的一个房间。然后我再谨慎而精确重
新布置。破损的家具是被修复过的。它们站在暴力的一面。阿尔曼的愤怒,伯特兰·拉维尔的Guilietta
都是事故领域的风向标。我更感兴趣的是,偶然发生一切都被破坏会发生什么。当一无所有时该怎么办? 我
的工作是探索修复者的行为。每次暴力的行为是为了推理温和方式的结果。组合家具的余下部分可以移动
或是重新组装。

 

 

福米卡家具保持人性的一面吗?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组装和修复福米卡家具表现出人性及其脆弱的一面。这涉及到一个犯罪的问题。谈到
这一点,就要考虑到触及这些家具的感受。五斗橱上留着斑马纹似的疤痕保存了一段回忆。重新组装衔接
这些带着创伤的家具,感到此刻生命的意义。

 

 

这些破碎和修复的家具影映了我们的社会吗?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一方面,选择谈及家具展示其本身的同时呈现了过度生产的问题。生产者和消费者必
须自我反思这些机器梦。另一方面,福米卡家具用实用建筑的一个观点,好似城市的集体宿舍。在我看来
也是一种暴力的武器。我利用刨花板塑造了家具假像,弯曲的支撑“廉价房”。在我所展示的作品中加入了
这种暴力行为。郊区的问题是复杂的,但城市策划者和艺术家应该提供解决居住的方案。

 

 

你的破坏外观公交候车亭的项目,在谴责挑战解决方案。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在破坏外观公交候车亭的项目,挑衅是不存在的。这种艺术手法不是为了煽动暴力,
而是为了思考。这部作品的观众或乘客被邀请质疑破坏和修复的概念。路人被邀请来不是复制他们所看到
的。恰恰相反。该候车亭是“重新组建的”。用其碎玻璃的脆弱性都是为了着重指出作品的坚固性及其光滑
而未经损伤的壁墙,再看上去其外观是一块宝石。如果我拿到了一个该候车亭的订单,我希望得到圣戈班
集团的帮助。应该预料材料的极限。利用它的透明度及坚硬度。无论从功能上还是美学上,材料的奇异性
都得到了加强。该项目的兴趣在于它的矛盾性,它的结构与其美学恰恰相反。把碎玻璃的衍射与结晶和自
身潜在形成的构图进行对比,这次对玻璃的探索修复了材料所有的危险因素并显示隐藏其内所有的事故。
最终乘客所看到的是水晶般的公交候车亭和消失的暴力报告。赌金是财政。对市中心和郊区的建设所付的
努力是不同的。由Emmanuel Cairo 设计的镀银的地铁垃圾桶从来没有被烧毁,因为他们被更好的设计,
更美观。新的地铁2 号线设计的非常好,所以也没有被损毁。因此,应该投入尽可能方式来对待我们的街
道家具。

 

 

公交候车亭曾经不是一个项目吗?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在庞坦,公交候车亭只存在一次安装过程中。模型的比例尺为一比二,高1.7 米,它
是唯一的作品。如果JCDecaux 或RATP 公司想要制作生产,每次都要特别考虑被选的车站。这是我们对
建筑师罗伯特·文丘里“学习拉斯维加斯”的继承。因为人与建筑之间存在着密切联系。

 

 

你总在特定的环境工作?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我生性是尊重我周围的事物。我所作的行为或物件都遵循构思和设计的严谨性。目标
是始终要公平,要和谐相处在一个具体的环境中。保罗·阿登定义波普艺术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除此之
外,它还必须具有生活的意义。建设工程是全球性的,它不仅要包括地方,更要考虑人文。

 

 

为什么你的研究或工作往往是短暂的?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这是一种对唯物的或我们短暂的生命体的提问.......我的很多作品都是短暂的。他
们仅存活安装的时间里。然后它们被丢弃。这也是一个方式来避免我所厌恶的“我的生活,我的财富,我
的棺材。” 我还在上测量,当你邀请我。我的量身打造的工作来至你们的邀请。我总是对自己说,接受唯
一的独特的订单。为一个地方山寨或复制已经存在的作品对我来说是荒谬和毫无意义的。在此情形下,我
提倡在工作室研究并制造作品原件为致力于1%公共专项艺术订单。

 

 

为什么在标题注明时间的流逝在现实中?

 

 

巴蒂斯特·德邦布赫为什么我不能成为第一个按小时支付的艺术家呢?我们生活在工资是按小时数支付的
社会中,某种形式的职业化与总体工业化不留下任何机会。用这种痴迷的方式来控制人与事物让我感到非
常好笑,因为生活的法则正与此相反......